财经

明泰股份IPO: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高企 机构投资者突击入股

来源:电鳗快报· 2021-03-23 08:59

财经

·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明泰股份的产品主要分为螺栓,螺母,异型件三大类,广泛应用于乘用车动力总成系统,底盘系统,车身内外饰,安全系统,变速箱,新能源汽车电池包等...

        《电鳗快报》文 / 李瑞峰

        1月21日,证监会发审会召开2021年第11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审议通过了温企浙江明泰控股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泰股份)的首发申请。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明泰股份的产品主要分为螺栓,螺母,异型件三大类,广泛应用于乘用车动力总成系统,底盘系统,车身内外饰,安全系统,变速箱,新能源汽车电池包等汽车核心部件。

        《电鳗快报》注意到,在申请IPO前,明泰股份存在突击入股的情况,而且,还签署了对赌协议。我们还注意到,2019年明泰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这不仅是因为受到了市场整体状况影响,而且该公司的会计处理方法起到了关键作用,该公司将股份支付列入经常性的费用中。此外,报告期内,明泰股份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连年高企。

        IPO前突击入股 还签订了对赌协议

        明泰股份所处汽车行业,2018年和2019年,汽车行业并不景气。2019年我国汽车行业产销量分别为2572.1万辆、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了7.5%、8.2%。2020年又受疫情影响,汽车行业短期受到了较大冲击,因此明泰股份报告期内业绩呈下滑趋势。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明泰股份营收同比分别增长5.64%和-7.88%;同期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3.97%和-21.07%。尽管2019年营收净利双双下滑,明泰股份仍然能在引入一批新股东,而且时间点恰好在IPO申报前夕。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9月,平阳朴明、温州瓯瑞、宁波通泰信、宁波通元优博、安徽森阳鑫瑞、合肥丰德瑞以10元/股的价格入股了明泰股份。2020年6月份,明泰股份便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开始了IPO进程。

        业内人士指出,上述“突击入股”的新股东,或许是为了明泰股份上市才入股的,而且,他们还签订了对赌协议!

        由此可见,平阳朴明等在入股明泰股份时,均与明泰股份签署了《补充协议》并约定:若明泰股份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材料、发行上市申请被驳回或者发行上市失败,则存在平阳朴明等机构投资要求金锻实业回购其有的明泰股份全部股份。

        会计处理方法引质疑

        业内人士注意到,明泰股份2019年的业绩下滑并不只是市场环境所导致。原因在于,2019年,明泰股份的管理费用为15778.09万元,较2018年多了9000多万元,而这突然多出的9000多万元,是因为在2019年8月,温州益辉、温州益欣、温州益聚等公司入股了明泰股份,明泰股份为此支付了9156.12万元的股份费用,如果不考虑股份支付的影响,明泰股份2019年的净利润较2018年其实是增长的。

        通常情况下,在会计处理上,股份支付是非经常性的费用,应当计入在非经常性损益中,但奇怪的是,明泰股份的非经常性损益表中,并未把股份支付的费用纳入到非经常性损益,这就造成了明泰股份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较2018年出现了下滑,由此营造出了一种公司受到汽车行业低迷的影响而出现了业绩下滑的假象。

        对于明泰股份为何一反常理没有将股份支付计入非经常性损益之中,该公司并未在招股书中做出进一步解释。

        事实上,除了在会计处理上反常外,明泰股份还存在着同业竞争的嫌疑。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为了避免同业竞争,保护发行人及其他股东利益,明泰股份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金明、陈美金、陈金光、陈元克、涂开玉和吴金旺出具了《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承诺函中表示,目前公司不存在直接或间接从事与明泰股份(含明泰股份控制的企业)相同或相似并构成竞争关系的业务的情形。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实控人陈金明、陈元克之子女和子女配偶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企业如固铂轮胎销售有限公司、瑞安市梵高机车部件有限公司、上海乔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为汽车配件、汽车零部件、机械设备、销售与汽车零配件生产销售相关等,并且以上公司还存在与明泰股份存在大量客户重叠的情况,这是否构成了同业竞争也值得考量。

        业内人士指出,同业竞争问题历来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内容之一,对于拟上市公司存在的同业竞争情形,监管层基于以往的经验,会要求该等企业在上市前解决或消除同业竞争。

        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高企

        业内人士注意到,近年来,明泰股份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年均3亿元,存货账面价值年均高达5亿元。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明泰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34亿元、3.67亿元、3.03亿元和3.00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79%、20.55%、18.43%和39.16%。

        从上述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2020年上半年明泰股份的应收账款就已经接近2019年全年,应收账款在这半年里大幅上升。

        然而,明泰股份的解释是,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58次/年、5.39次/年、5.22次/年、5.23次/年,同行业平均值分别为4.86次/年、4.70次/年、4.79次/年、3.67次/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处于合理区间且略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且公司客户主要为国内外知名整车制造企业,销售及信用情况良好,由应收账款带来的坏账风险较小,不会对公司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除了应收账款数额较高外,业内人士发现,明泰股份的存货同样存在问题。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明泰股份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66亿元、5.33亿元、5.19亿元和4.60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03%、21.64%、24.30%和21.95%,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存货账面价值始终保持在较高水平。

        明泰股份表示,由于公司产品种类繁多,生产工艺复杂,制造周期较长,生产切换程序繁复,因此公司通常会根据销售预测为每个品种预留一定的安全库存,从而导致存货余额较高。如果市场行情发生不利变化、订单量未及预期等情况,可能会导致公司存货不能及时实现销售,产生相应跌价风险,同时大规模备货将占用公司的运营资金,或使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和经营业绩受到不利影响。

        就以上问题,《电鳗快报》向明泰股份发去了求证函,但该公司未作任何回复。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2013-2021 电鳗快报 m.dmk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