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

电鳗财经|皓泽电子IPO遭遇釜底抽薪 可持续经营能力连获四轮问询

来源:电鳗快报· 2022-10-11 09:22

IPO

·

皓泽电子IPO创业板成功过会,此次IPO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可持续经营能力连获四轮问询。

        《电鳗财经》文/林妍

        9月29日,河南皓泽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皓泽电子”)披露了发行人及保荐机构二轮问询回复意见(2022年半年报补充稿),其主营业务及净利润再度出现下滑。

        《电鳗财经》经调查研究发现,皓泽电子IPO创业板成功过会,此次IPO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可持续经营能力连获四轮问询。

        对于本网发去的求证函,皓泽电子选择性失明,至今未做任何回复。

        踩雷中水致远影响多大

        8月1日消息,因踩雷中水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水致远),皓泽电子A股IPO审核被按下暂停键。据了解到,皓泽电子聘请的评估机构——中水致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的相关规定,深交所中止了皓泽电子上市审核。

        8月12日,因中水致远已出具复核报告,深交所恢复了皓泽电子发行上市审核。后续进展及影响,本网将继续关注。

        中水致远官网显示,该公司是由中水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与安徽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合并而成,从事各类单项资产、企业整体资产评估、市场所需要的其他资产评估、价值咨询或者项目评估等。该公司实控人为肖力,直接持股34.68%。

        早在6月10日,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2年第32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皓泽电子(首发)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此次踩雷中水致远,根据交易所相关规定,“中止”企业可以等待相关中介机构接受调查并消除相关情形或更换中介机构,继而恢复发行上市审核或者发行注册程序。

        “控股股东”披露存疑

        皓泽电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林聪,刘富泉、李斐、彭坤、韩强、皓和电子、皓瀚电子为其一致行动人。然而,创业板上市委对其“控股股东”的披露存疑。

        据披露,林聪直接持有公司16.27%的股份,并通过皓和电子间接控制公司11.07%的股份;刘富泉直接持有公司4.61%的股份,并通过皓瀚电子间接控制公司1.28%的股份;李斐持有公司2.16%的股份;彭坤持有公司 1.44%的股份;韩强持有公司1.09%的股份,五人合计控制公司37.91%的股份。

        另外,李立、前海系基金、小米基金、深创投、欢太科技等都持有较大比例股份。2020年11月,发行人股东李立与前海系基金出具了《关于不谋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承诺函》。皓泽电子6月10日在创业板上市审核会议中被问询4方面问题,其中,创业板上市委要求公司说明将直接持有公司16.27%的股份的大股东林聪披露为公司“控股股东”是否准确;公司股权相对分散,是否属于无实际控制人情形,以及依据《关于不谋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承诺函》与一致行动协议将林聪披露为实际控制人是否合理。

        此外,创业板上市委还要求公司说明主要终端客户入股是否有违一般商业原则,是否形成对 OPPO、小米的重大依赖,并对公司的业务独立性构成重大不利影响;此外,要求公司说明上半年净利润预测的合理性。

        业绩持续能力连遭质疑

        皓泽电子2021年以来业绩不断下滑,此次冲刺IPO之旅中,皓泽电子的可持续经营能力连遭监管四轮问询,这在拟IPO企业中极为少见。

        2019年至2021年,皓泽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9亿元、5.10亿元和5.11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0.82亿元和0.70亿元,其中2021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了15.03%。2022年一季度这种下滑开始变得更加明显——其2022年一季度未经审计营业收入、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3亿元、0.12亿元,分别同比下滑了13.93%、59.24%。超5成的净利润下滑无疑在给皓泽电子的持续经营能力打上问号。

        据 9月29日,披露的发行人及保荐机构二轮问询回复意见(2022年半年报补充稿),皓泽电子主营业务及净利润再度出现下滑。2022年1-6月,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25004.24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1.46%;公司归母净利润为3251.70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3.40%,主要原因为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6%的同时,毛利率下降2.90个百分点,导致毛利同比减少160.08万元,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合计增加414.61万元。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为26.83%,较去年同期下降2.90个百分点。

        2022年以来,作为主要终端客户的小米等手机厂商的出货量大减,显然是皓泽电子业绩更加不利的因素。电子消费市场的持续萧条、叠加对股东的收入依赖性问题,似乎仍然对皓泽电子的持续经营能力形成持续考验。

        招股书还显示,2020年和2021年,皓泽电子分别有6批次、17批次的订单遭下游客户取消及变更,合计金额分别为250.59万元、493.65万元。无论OPPO还是小米,都不对皓泽电子存在依赖,为保障供应链安全,甚至有多个同类国产供应商。换言之,皓泽电子的产品随时都能被替代。其中,2021年,OPPO就基于保障其马达供应链安全、稳定,降低了对皓泽电子马达产品采购数量和比例。

        《电鳗财经》将继续跟踪报道皓泽电子IPO进展。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2013-2022 电鳗快报 m.dmk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