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大唐电信命悬一线:主业连亏10年即将资不抵债 417亿市值已成泡影

来源:新浪财经· 01月28日 19:24

要闻

·

大唐电信一字跌停,股价报7.66元,较前一日收盘下跌9.99%,市值蒸发近7.5亿元,总市值还剩68亿元。

        背靠央企,曾与华为齐名的巨头命悬一线:主业连亏10年即将资不抵债,417亿市值已成泡影

        1月27日晚,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电信)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2.5亿元到15亿元,预计2020年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

        1月28日,大唐电信一字跌停,股价报7.66元,较前一日收盘下跌9.99%,市值蒸发近7.5亿元,总市值还剩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的有关规定,如果公司2020年末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则大唐电信股票将在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在公司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预计亏损超12.5亿,或被“披星戴帽”

        1月27日晚,大唐电信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亿元到-1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3.47亿元到-15.97亿元。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对于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大唐电信在公告中解释,2020年,公司所处经营环境依然严峻,剥离低毛利业务的同时,主营业务未有进一步改善,收入规模较去年进一步下降。与此同时,公司经营成本费用依然较高,经营收入不能覆盖所有经营支出。

        在集成电路设计领域,虽然二代身份证芯片等市场占有率基本稳定、金融支付芯片出货量继续保持较高增长态势,但金融社保卡芯片出货量有所降低;同时受整体汽车行业萎靡影响,车灯调节器芯片出货量及盈利水平有所下降。在信息通信安全领域,行业终端销售毛利同比下降明显。在5G赋能应用领域,公司业务结构优化工作取得进展,但受新业务扩展缓慢影响,盈利水平未达预期。

        大唐电信指出,由于公司历史折旧摊销、财务费用等金额虽有所下降但总量依然较大,以及部分参股公司尚处于研发投入阶段,导致公司按照权益法核算有较大的投资亏损,当期经营性亏损依然存在。

        大唐电信公告称,如公司2020年年末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公司将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 12 月修订)》第 13.3.2条“(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规定的对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公司股票将在 2020 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wind数据显示,大唐电信股价2020年12月11日冲至近期高点,当日报收于12.21元/股。若以收盘价计算,近30个交易日,大唐电信股价累计下跌30.30%。截至去年三季报,大唐电信股东总户数为11.23万户。

        自上市以来,大唐电信股价最高点为2015年6月15日的55元,市值曾达到485亿元,如今只剩68亿元,距最高点时跌去了417亿元。

        游戏子公司拖累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大唐电信的巨亏有相当一部分都和资产减值有关。

        大唐电信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当前对资产减值金额预估为12亿元左右,减值事项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为9亿元左右。2020年度公司的商誉、应收款项、无形资产、存货、长期股权投资是存在减值迹象的主要资产类别。

        大唐电信商誉的减值则和公司迟迟无法脱手的游戏业务有关。

        2014年,大唐电信以近17亿元的对价收购广州要玩娱乐,溢价近15倍,引得资本市场关注。

        2014-2016年,广州要玩的净利润分别为1.29亿元、2.03亿元和2.38亿元,完成了三年业绩承诺。

        但2017年开始,广州要玩的业绩出现大幅下滑。2017-2019年,广州要玩的营收分别为1.69亿元、1.36亿元、0.6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505万元、-2618万元、-3587万元。

        2017年末大唐电信对广州要玩计提了约6.28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这也是2017年大唐电信亏损较2016年度大幅扩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8年末,大唐电信对广州要玩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978.08万元。

        2019年末,大唐电信对广州要玩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近1.3亿元,此时,收购广州要玩之初产生的13.37亿元商誉账面价值已跌去超一半。

        由于广州要玩一直拖累母公司业绩,大唐电信也急于将其脱手。

        2018年4月,大唐电信将所持广州要玩娱乐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21.20%股权转让给周浩、陈勇、大唐电信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泓天成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36888万元。

        2018年12月,大唐电信公告,公司拟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持有的广州要玩25%股权,并由受让方向广州要玩进行现金增资。交易可能导致公司丧失对广州要玩的控股权。但这笔交易最终未能成功。

        2019年4月,大唐电信再次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持有的广州要玩25%股份,彼时北交所公告显示,广州要玩25%股权挂牌底价为2.5亿元。大唐电信还要求最终受让方持股比例应达到51%以上。这意味着,大唐电信希望不再并表广州要玩,即广州要玩不再影响上市公司的利润报表。

        广州要玩在南方游戏市场有一定知名度,早先以页游出名,旗下有多家子公司,包括上海要玩、珠海要玩等,其中珠海要玩主要负责手游研发。

要玩网站新闻首页的第一条发布时间在2017年(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要玩网站新闻首页的第一条发布时间在2017年(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扣非净利润连亏10年

        大唐电信也曾有过高光时刻,在2G、3G时代曾经与华为、中兴、巨龙通信齐名,合称“巨大中华”。

        如今,华为、中兴在5G时代乘风破浪,曾在3G时代尝到甜头的大唐电信却显得黯淡不少,扣非后净利润自2009年起已连亏10年。

        大唐电信扣非净利润

        公司官网显示,大唐电信的控股股东是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由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与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联合重组成立,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总部设在武汉,列入中央企业序列。

        大唐电信曾持续多年入选中国电子百强企业、软件百家企业前列,并获评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公司拥有多项核心专利技术,并参与承建无线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和新一代移动通信无线网络与芯片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还先后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和二等奖、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专利金奖等荣誉。

        但在连续亏损后,大唐电信也陷入了变卖资产来”保壳“的窘境。

        早在2020年6月17日,大唐电信就拟将公司全资子公司联芯科技有限公司向公司拥有的上海市浦东新区房产转让给间接控股股东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交易金额5.68亿元。

        同时,在2020年6月24日,公司发布控股子公司增资之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下属企业大唐恩智浦、江苏安防拟通过在北交所以公开挂牌的方式引入部分投资方,并实施增资扩股。本次交易完成后,大唐恩智浦和江苏安防不再纳入大唐电信合并报表范围。

        虽然大唐电信“求生”欲望强烈,但是效果并不明显,2020年第三季度报显示,2020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亏损1.938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54亿元,总资产54.43亿元,负债合计43.45亿元。

        大唐电信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2019年,公司在转型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问题和不足。公司业务市场分散、规模小,部分细分市场未形成竞争优势,各项业务基本处在各自为战的状态,缺乏有效的产业协同。

        此外,大唐集团资产负债率极高,2017-2019年分别为99.52%、91.84%、75.30%。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2013-2021 电鳗快报 m.dmkb.net